犁岗(四):楚国演绎大棘城风云
责任编辑:  来源:商丘文明网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21

惠济河 

  阅读提示

  惠济河清澈的河水像一面镜子,倒映着蓝天、白云,两岸林木葱茏,空气无比清新。远处,一艘渔船停泊在岸边,几个农家女在搓洗着衣服,三五成群的孩子在水中嬉闹着,河滩里则是几位老人赶着羊群觅食。幽幽的风吟中,我提着相机就这么在河边走着,有所思,亦无所思,只为寻找和感悟这片土地上曾经的往昔。这方静谧而美丽的土地,叫平岗。

  在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,这里曾经是宋国的疆土,也曾经是楚国的疆域,并有过郑国铁骑的足迹。曾几何时,先人们站在这块土地上,以峥嵘的气势书写着历史,也书写着自己的丰功伟绩。而如今,一切都随着生命的年轮烟消云散,有过的荣耀与辉煌,已铸成一枚耀眼的长钉,闪烁在历史的纪念墙上。而那些显赫于一时的人物呢?正以永远不变的姿势站在这里,遥遥相望着眼前这块曾经驰骋过的土地和那段主宰过的历史。

  “梦里不知身是客,望断霞波,缤纷往事皆为空。”往事已逝,历史仍在。当时光的车轮定格在公元前五百多年,今睢县惠济河畔的平岗镇犁岗一带有一座古城,它的名字叫大棘城。而当时,此地在楚庄王的征伐下,已经由宋归楚,楚太子建居此,陪伴着他的忠臣伍子胥闲暇时也在钓台偶尔钓钓鱼,后来太子建被杀后亦埋葬到了这里。今天睢县平岗镇犁岗村、大李村发现的古文化遗址弥足珍贵,具象地诉说着这方土地的特质和曾经的喧嚣嘶鸣,因为土地的下面埋着这里的根,那是来自于先秦的味道。

  一鸣惊人楚庄围宋 大棘之地尽归楚

  春秋时期,大棘之地曾有过一次历史性的转折,那就是由宋国疆土到被楚国所侵占。郦道元《水经注》卷二十三:“《春秋·宣公二年》,宋华元及郑公子归生战于大棘,获华元。后其地为楚庄所并。故圈称曰:大棘,楚地。”

  宋国宁邑的大棘乡是什么时候被楚国所占成为楚地的呢?元代郭守敬《水经注疏》按:“《春秋·宣元年》,楚子侵宋;十四年,楚子围宋。据《史记·楚世家》,一在庄王六年,一在二十年,此地未知何年所并?”郭氏根据《春秋》和《史记》的记载,给出了楚庄王在位期间曾两次伐宋的时间:一是楚庄王六年(公元前608年),侵宋;一是楚庄王二十年(公元前594年),围宋。然而,郭守敬却不清楚大棘之地是两次中的哪次被楚国所并,因此打了个问号。

  楚庄王第一次侵宋,是其在平定内乱与灭庸后,国内统治已趋稳定,遂萌北上图霸之志。他说:“三年不蜚,蜚将冲天;三年不鸣,鸣将惊人。”(这是成语“一鸣惊人”的出处)楚庄王六年(公元前608年),郑国叛晋与楚结盟。恰在这时,陈共公卒,楚庄王不派人前往吊唁,陈灵公一气之下,与晋结盟。此时,正踌躇满志的楚庄王趁势亲领大军攻陈,接着又攻宋。《史记·楚世家》:“(庄王)六年,伐宋,获五百乘。”晋赵盾率军会宋、陈、卫、曹诸国军队于棐林,攻郑以救陈、宋。楚庄王七年(公元前607年)春,郑受楚命攻宋,以打击晋国。郑、宋战于宋国宁邑的大棘,是为大棘之战。由此可见,楚庄王六年侵宋时,大棘仍是宋国领土。那么,大棘成为楚地当在楚庄王第二次围宋时。

  楚庄王十九年(公元前595年),楚国国力鼎盛,此时楚庄王完全不把中原小国放在眼里。当时的规矩,某国的使者路经别国,要办个“借路”的手续。楚庄王派申舟出使齐国,却交代不要向路过的宋国“借路”。申舟路过宋国时,宋人果然扣留了他,执政大臣华元对宋文公说:路过而不“借路”,楚国人这是把宋国看成了自己的地盘,视我们如亡国;杀了使者,楚国必然攻伐宋国,最坏也不过是亡国。于是,宋文公下令杀掉申舟。消息传到楚国,庄王怒气勃发,“投袂而起”,当即决定起兵攻打宋国。但宋国并不好打,楚国从秋天打到第二年夏天,也没能攻下宋国国都,相持了整整九个月。

  至楚庄王二十年(公元前594年)五月,攻守双方都不能再坚持。华元趁夜出城,找到楚军主帅子反说:我们国君让转告你,敝邑现在十分困难,“易子而食,析骸以爨”( 《史记·楚世家》)。但我们宁愿灭亡,也不接受屈辱的城下之盟。如果你们能够撤退到30里外,一切都好说。子反被华元骨子里的强硬打动,私下与华元订约,然后说服了早萌退意的楚庄王。第二天,楚军退兵30里,与宋和平谈判结盟,华元作为人质,随往楚国。双方的盟誓中有这样一条:“我无尔诈,尔无我虞”。 这次长达9个月之久的跨年度攻坚战,虽以楚国无功而返而告终,但也让中原诸侯谈楚色变,而宋国的大棘之地也在这次战争中被楚国侵占。

  争秦女与楚王反目 太子建安葬大棘

  儿子的未婚妻,有点儿枉为人君了。其三,太子建是楚国太子,楚国未来合法的王位继承人,而且太子建的身边还有贤臣伍子胥辅佐,日后必成大事。可是太子建利用郑人对他的信任,不但不感恩,反而对郑国恩将仇报,与晋国大夫中行寅合作,策划联合推翻郑定公,并袭击郑国。被定公知晓,并获得证据,乃将他杀死。死后葬于临近郑国的楚地大棘城(今睢县平岗镇犁岗遗址一带)附近。

  楚太子建,一个悲剧性的人物,虽说他在历史的星空只是流星般划过,在感叹他不幸遭遇的同时,留给我们的,却是一个关于人性、善恶、美丑的评价标准,可以说,他的死亡,是人性至极的悲哀。

  在大棘成为楚地之后,与此地产生紧密联系的是楚太子建,他死后葬在了这里。《水经注》卷二十三:“故圈称曰:大棘,楚地,有楚太子建之坟。”

  楚太子建,是楚平王的儿子,字子木。父子两人却因为一名秦女反目成仇,结果太子建失掉了太子之位,流落国外,最后被郑国杀死;而楚平王却因此杀掉伍子胥的父亲,最终给国家带来了灭顶之灾。

  公元前528年,楚平王即位后,立儿子建为太子,并给他配备了两位师傅,一位太傅,即伍奢;一位少傅,即费无忌。武奢是伍子胥的父亲,而费无极是一个善于拨弄是非的进谗小人。太子建不喜欢费无忌,只和伍奢关系好,费无忌因此怀恨在心。楚平王即位的第二年,派费无忌到秦国去为太子建迎娶妻子,费无忌回来后就劝平王:“秦女长得非常漂亮,君王不如自己娶了享享艳福,太子那边,给他另娶一个就是了。”平王一听当即心动,于是强娶了儿子的未婚妻,还生了一个孩子,取名为熊珍。君王好色,跟儿子争个女人,在礼坏乐崩的春秋时期,不是什么稀奇事。然而,太子建没有很好地处理这件事,使得楚平王对他有些顾虑。

  大概是怕太子怀恨,过了4年,平王把19岁的太子派到边境城邑城父(今河南宝丰东)去守边。费无忌继续在平王耳边谗毁太子:“君王娶了太子的妻子,太子一定会怨恨。现在太子在城父,天天练兵交接诸侯,只怕有朝一日会带兵来抢夺君位。”平王害怕了,因为当年他也是为楚国守卫边境,这个楚王的位置就是这么抢来的。于是他召见伍奢,责备伍奢没有教导好太子,将伍奢父子杀死,又派司马奋扬去城父杀太子建。幸好奋扬同情太子建,早早通风报信,让他逃走了。无奈之下,太子建逃亡宋国(今河南商丘),这时伍子胥跟随太子建出逃。在宋国没多久,又恰逢华氏之乱,于是太子建又和伍子胥奔走郑国(今河南新郑)。

  郑国君臣上下把太子建当成贵宾,衣食住行,所有的一切都给予最高待遇。原因何在?其一,楚国是大国,郑是小国,善待太子建就在是结好楚国,因为在风云变幻的东周时代,太子或王子出逃某国,最后回到本国继位的事儿频频发生。其二,楚平王人缘和名声不好,靠杀戮兄弟篡夺王位,又夺得

  伍子胥与太子逃亡 大棘古城建钓台

  大棘成为楚地以后,与之产生关系的,还有一位重量级的历史人物——伍子胥。《水经注》卷二十三:“大棘,楚地。有楚太子建之坟,及伍员钓台、池沼具存。”伍员,即伍子胥。可见,大棘除了有楚太子建坟茔,还有伍子胥的垂钓台和鱼塘。

  伍子胥,楚国椒邑人。伍子胥的父亲伍奢负责教导太子建,太子被费无忌所诬陷,伍奢也受到了牵连。楚王将伍奢并伍子胥的哥哥伍尚一道杀死。伍子胥逃走,他因太子建在宋国,遂投靠之,但宋国内乱,只好与太子一起奔郑。在郑国,太子建密谋做晋国攻打郑国的内应。伍子胥劝说建,郑国以忠义对待他们,他们怎么能背叛郑国呢?但是太子建说他已和晋国谋划好了,就是不听伍子胥的劝说,最后被郑国所杀。伍子胥只好偕太子建的儿子公子胜一起投奔吴国。到吴国,成为吴王阖闾重臣,是姑苏城(苏州城)的营造者,至今苏州有胥门。公元前506年,伍子胥协同军事家孙武带兵攻入楚都,伍子胥掘楚平王墓,鞭尸三百,以报父兄之仇。吴国倚重伍子胥等人之谋,西破强楚,北败徐、鲁、齐,成为诸侯一霸。伍子胥也由此博得著名军事家、谋略家的美名,在民间享有盛誉。

  为了追随太子建,伍子胥舍弃全家老小,为的是太子日后能重返楚国登基为王。然而,这位不争气的楚国太子,却因心术不正,在郑国送了性命,害的伍子胥成了真正的乱臣,他只能选择继续逃亡。文学大家冯梦龙心情沉重地评价此事 :“人情难料皆难料,冷尽英雄好义心。”

  在大棘有伍子胥的垂钓台和鱼塘,大概应是在他随太子建逃亡宋国的时候建的。原是宋地的大棘成为楚地后,属楚国边地,疏于管理,逃亡的太子建便和伍子胥居住在那里。闲暇时,伍子胥和太子便以钓鱼解闷。这也是太子建从此地再逃亡到郑国,被杀后葬在大棘的原因。

  黯淡了刀光剑影,远去了鼓角铮鸣。站在昔日的大棘城遗址附近,抚今追昔,所见无言胜有声,感觉到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是这样厚重和深邃。那些已无从再现的沙场峥嵘,无以考证的沧海桑田,都已化作清月一轮,黄土一抔。问岗岭,清风婉转;问惠济,流水潺潺。多少往事缄默,唯见情满水城。 (文/图 马学庆)

分享到:
上一篇:
下一篇: 你可知道,“月老”源自商丘
相关阅读
中国文明网联盟
商丘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
商丘日报报业集团 商丘网 承办